交换性伴侣 - 老七影院|老七快播|qvod电影|快播电视剧



  我和太太去参加一个交换性伴侣的聚会,这次聚会是在朋友的一间别墅进行,到场的有邓夫妇、李夫妇和杨夫妇。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这样玩过了。
  我和太太阿娇因为交通阻塞迟到了。我以为其余的几对夫妇一定开始玩了,怎知我们赶到别墅时,众人仍然衣冠楚楚地正在客厅看电视。
  别墅的主人杨先生笑着对我说道“赵先生,你们俩夫妇迟到了,累大家等了大半个钟头,我们商量过了,一定要处罚才行。”
  我向大家道歉,说道“刚才因为塞车,对不起,我们赶快开始吧!”
  李先生说道“光道歉就算啦!不行!我们已经商量过了,今晚我们三个男人要轮奸你太太,而你则要负责服侍我们的老婆。”
  我回头向太太看了一眼,她面无惧色地说道“才不怕哩!尽管放马过来吧!”
  于是,这次活动迅速开始了,我太太被三个男人七手八脚地抬到杨先生的大房间,而我和三个青春少妇也就地在客厅开始进行。我身上的衣服迅速被她们剥得一乾二净,接着,三过美艳的住家少妇也纷纷脱得一丝不挂地围拢过来。
  我笑着说道“三位宝贝,我们都不是头一次了,正所谓我知道你们的深浅,你们知道我的长短。今天我提议,我们别像以前那样,祗是单纯出出入入进行性交,我们来回忆一下,把你们第一次经历和你们的丈夫之外的男人性交的过程讲出来,让大家分享分享好不好?”
  三位女士互相望了望,都点头表示同意。其中邓太太更是兴奋地说“好哇!真是个好主意,我先讲吧!不过我想坐在赵先生怀里讲。”
  于是,我把邓太太抱在怀里,并让我那条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的阴道里。邓太太兴奋地缩一缩脖子,开始讲述了
  你们都习惯称呼我邓太太,可知道我真正的姓名是俞淑娟。我们夫妇已经结婚三年多了,两人都是二十二岁。因为还没有小孩,经常被人看成是一对恋人,都说很羡慕我们。的确,我们虽说是一对夫妻,其实是更像一对好朋友。
  我们外表看来不像一对夫妻,说来还有别的原因。那是我丈夫的朋友伟成夫妇与我们夫妻俩,年龄也好,家庭情况都是一样。因为我们经常在一起,在别人看来,我们四人简直就是组成了一个死党,是四人帮,决然看不出我们是夫妻。
  冬天,我们就到伟成的乡下去扫墓,夏天,就邀请他们夫妇到离岛宿营。总是四人在一起玩。我们还曾经一同到夏威夷去旅行。说起来,是四人在一起的时间多过两夫妇相处的时间。
  伟成的太太叫美惠,她是个脸孔可爱、性格爽脆的人。四人发生争吵的时候,一定是丈夫与伟成站在一起,我就和美惠站在一起,而且总是我们一对女人吵赢。
  又因互相都住得很近,几乎每天都要聚在随便一个的家里吃饭饮酒。有一天晚上,我们夫妻是在伟成家中饮酒。
  各人都饮得大醉,其中伟成则显得特别兴奋。他向我们提议“现在开始看成人电视吧!要看没有经过修正的,最具色情的!”
  我的丈夫也趁机助兴,大喊大叫起来“好呀!看呀!”
  下体有格子遮住,或者模模糊糊的色情片我们是看得多了,可是未经修剪的咸片,还是第一次看。
  电视一开,我本来是没有多大兴趣的,认为这本是男人消遣的东西,祗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可是看了一阵间,竟然渐渐被电视画面吸引住了。那是真正的可以看清楚男女交合的情景的。各人的视线都盯住电视画面。一声不响,聚精汇神地观看。包括我自己在内,各人都看得非常兴奋。
  各人看了一会儿之后,伟成便对美惠小声说“老婆,我们好像很久都没有这样亲热啦!是不是?”
  他吻了美惠的脸颊一下,两人便开始拥抱了。我本以为他们俩祗不过是搞笑,但我一看美惠的脸上的表情,她已心荡神驰了。伟成向她动手动脚时,她也主动向他欲拒还迎样子。他们俩似乎不把我们夫妻看在眼里。
  我当时祗想快点离开伟成的家,还是回家为好。我一看丈夫脸上的表情,他两眼闪着淫光,他扫我一眼,接着便向我袭来。
  我当时感到事情发展得很意外,真是大吃一惊。也许他是受到成人电视的影响吧,我丈夫竟然大胆地自己脱去衣服,紧紧地抱住了我。
  伟成夫妇看见我俩的表演,他们也不示弱,他们竟脱光全裸。然后,美惠竟然开始替伟成口交了。
  我们夫妻俩也不要默默看着他们,他们行口交的话,我们就来玩“69”花式同他们对抗。我衔住丈夫的肉棒,丈夫就将脸埋进我的腿间,舔着我的神秘部位。
  一会儿,两对夫妇都开始成了结合的姿势,男根插入女体正式做爱了。他们用的是正常位,伟成开始激烈地活塞运动。而我们则是从背后插入的姿势,我甜密地呻吟着,开始摆动着腰肢。
  我们两对夫妻开始比赛似的,看谁的行为最淫荡,而且渐渐到达了高潮,加上酒力开始发作,又一面看色情电视,才会变得这么疯狂。
  我们虽然是正常位与背后位互相比赛,可是几乎是同时到达高潮。当我们都回复到正常状态,各人都感到害羞和滑稽,各人都相视而笑了。
  不过,我们虽然经常在一起,互相赤裸相对还是第一次。而且连做爱的姿势也互相看见了。即使是多么友好的夫妇们,也不可能这样吧!我们之间做到了这种地步,以后他们要做的就自然是祗有一件事了,那就是互相交换妻子来做爱。
  四个人都有这种想法,但是谁也不会主动开口。这时还是我的丈夫最够胆,出乎意料之外,由他首先提议互相换妻。他说“你们当妻子的都要蒙住眼睛,然后再替我们男人口交,还要猜出男人是谁?”
  “你这不是开玩笑吧?”我和美惠口头上表示反对,而实际上是很想一试,实在没有办法抗拒,于是勉勉强强由他们用毛巾蒙住自己的眼睛。
  不过,在口交以前,我和美惠都已心中有数。一定是是我替伟成做,而我丈夫的肉棒就让美惠去做啦!
  当然,我还是假装分不清的样子,将一个男人的肉棒衔进嘴里。伟成的肉棒既大且长,都顶到我的喉咙了,真是苦事一桩。我感到被丈夫看见也无所谓,便慢慢地含着他吞吞吐吐,还用舌头去舔卷他的龟头。
  伟成感到很刺激,他开始抚摸我的身体,终于互相躺下来,开始“69”花式的性爱,他也舔吻起我的阴户了。
  大概隔邻的丈夫与美惠也在做同样的表演吧,我被蒙住了眼睛,一面想像着丈夫与美惠的丑态,一面与伟成互相舔来舔去,互相爱抚着。
  眼睛一被蒙上,那种罪恶感、羞耻心也就消失了。我发现单凭头脑去想像互相交合的情景,反而更容易舆奋,也更为刺激。
  伟成的舌头舔着我那神秘的部位,我发现他的舌头比我丈夫更为粗涩,欠缺纤细、光滑性,可是,还是心情舒服与刺激。我也体会到伟成的肉棒正使劲地勃起,脉膊在不停地跳动。
  刚才伟成与美惠做过爱,也还没有去沖洗,肉棒上还混合着美惠的爱液,伟成的精液。不过我眼睛看不见,就是看见也不理这许多了。
  不久,我忍耐不住想他快点插入时,我就躺倒,分开双腿,摆好姿势,引诱伟成扑上来和我做爱。
  我能听到隔邻美惠小姐的喘息声,连男女肉体搏击的声浪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,我知道她同我丈夫开始激战了。
  伟成的肉棒一插入我的下体,他就开始激烈地沖刺,我极力收缩自己的神秘部位,体味着被肉棒摩擦的刺激。
  后来,我听到美惠大声地叫嚷着,就除去毛巾看过去,原来他们都已经到了高潮,我丈夫射精了,他退出美惠的肉体,我见到美惠的阴道口洋溢着我老公的精液。
  伟成也停下来看,但他马上又狂抽猛插起来,终于我的阴道里射精了。我们都没有用套子,我的阴道里精和液浪汁横溢,但这时我是特别满足了。
  自从那天晚上以来,我们经常四人在一起性爱。可以得到一倍以上的快感。每次都玩得特别开心。
  邓太太说到这里,就让她的阴道脱离我的阳具,她站起来说道“我的故事就这些了,李太太,杨太太,你们谁先继续讲下去呢?”
  杨太太笑着说道“我的怕不够你们的精彩,李太太,还是你先讲吧!”
  “好吧!我来讲。”李太太笑着胯到我身上,把我的肉棒纳入她的阴道里,邓太太则坐到我身边,拿起我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去。
  李太太先告诉大家说她叫黄玉梅,接着把她的乳房贴到我胸部,开始讲起她少女时的一段经历
  我要讲的是距今七年以前的事了。但我已经算是一个非常早熟的女学生。在这之前,我已结识了好几个上得床男朋友,但是,任何一个男友,都不能令我得到满足,我便迫不及待地想寻找更大的刺激。
  后来,我就结识一位二十八岁的男人,在我这个女学生的眼中,他是一个成熟型的男人,他还有一辆名牌房车,而且他是有妇之夫,已有两个小孩,我与他当然祗是不伦之爱了。
  自从结识这位二十八岁的情夫之后,我就觉得以前结识那些十多岁的男子,自己实是愚蠢至极。因为这个成熟的情人教给各种更为刺激的性爱方式。
  开始与他相识三个月的时候,他便买了一本成人杂志给我看。那些情场初哥,全裸地登在杂志上,招募有共同性爱情趣的性伴侣。也就是说,那是一本情侣交换,夫妻交换的专门杂志。
  以前我倒有听说过这种事情,但是,我没有想到他也居然对这种事也有兴趣。他自言已通过这种杂志的介绍,已经干过夫妻交换的事数次之多了,我听后还大吃一惊。
  他还对我说,今次又物色到一个对手,叫我一同去玩。
  我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子,我非常之迷惑。不过,结果还是好奇心作祟,我便坐着他的高级房车,来到对方正在等待着我们的那间酒店。
  到了酒店一看,对方是一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妻,品貌也很好,我才稍微放心一点。
  一进入房间,我的情夫就立即脱去对方太太的衣服,双双进入浴室沖凉了。虽然是初次见面,还是心平气和地全身脱光,我当时非常佩服他们的勇气。这时,我就很紧张地开始与她的丈夫开始聊天。
  待他们俩沖洗好,回到房间之后,就轮到我与她的丈夫进浴室沖凉了。我心慌意乱地脱了衣服,进入浴室。她的丈夫似乎很重视这次交换,很温和地替我洗身,因此,我们很快就感情上完全融洽起来,我也像爱抚似地替她的丈夫洗身。
  我回到房间一看,我的情夫与那位太太,已经开始上演休上戏了。我和她的丈夫祗好在一旁观看了。这时,见到我的情夫与另一个女人性爱,我头脑也稍微受到一点刺激了,一方面有点儿酸味,一方面却也撩起荡漾的春心。
  他们两人,最初是採用“69”的方式。那位太太趴在我情夫的身上,将肉棒衔在口中,津津有味地舔着。
  而我的情夫则埋头到那位太太的腿间,好有滋味地吸吮起来。
  我虽然有点生气与忌妒,但看见他们两人投入的情景,我的下身也开始非常兴奋。他们这样玩了一会儿后,我的情夫立即将肉棒贴近那位太太丰满的臀部,从后面插了进去,那位太太的身体突然向后一仰,开始小声地呻吟。我的情夫激烈地挺动着腰身,那位太太也开始发生娇喘声。她摇摆着腰肢,与男人配合得很好。两人的动作更加激烈化时,双方都大汗淋漓了。
  我看着看着,自己的下身也开始潮湿,情难自禁也很想做爱。
  看来那位太太的丈夫也真的很兴奋了,他开始爱抚我的肉体,抚摸我的乳房。他又吻着我那最敏感的脖颈,然后,嘴唇逐渐向下吻去,终于接近那神秘部位时,他的舌舔向我的肉缝,并开始刺激我的阴蒂。
  从阴道源源而来的爱液,将那位男人的脸上弄得湿滑湿滑。不过,他反而觉得很开心,就像一条小狗,天真无邪地舔着我的下身。于是我也倒转过来,衔住他的肉棒。
  他那根肉棒与我情夫的比较起来,是稍微短了点,不过又黑又粗,非常雄健,衔进嘴里,连脸颊都鼓了起来。
  也许由于我的口技发挥了作用吧,不一会儿,他就将我抱到梳化上,让我仰卧着,抬起我的双腿大大地分开,一下子插入,然后就将下腹部激烈地开始旋转摩擦起来。
  这时,他又爱抚着我的乳房和脖颈,我立即就到达高潮了。不过,他并未看出我到达高潮时的表情,依然以同样的速度,继续挺动着腰身。因为我感到太过刺激,就拼命搂抱着他的脖颈,体内一阵阵痉挛,得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。
  那位太太的丈夫似乎永远不知疲倦似的,他的沖刺力量始终不会衰弱,这时我感到飘飘欲仙,销魂蚀骨了。
  我突然留心一看,他正微笑着注视着我的脸,我正在销魂蚀骨的时候,他也似乎到达高潮,他竟然将精液喷射到我的胸部和腹部。
  与别的男人做爱时,我从未体验过像今次这感和刺激。表面看来,他的脸似乎很温柔,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有那么大的征服女人的力量,会令女人如此之开心。
  我正在胡思乱想,沉浸在性爱的余韵之中,他的太大突然将找抱着,让我躺在床上她到底想干甚么?我正对她狐疑起来。祗见她立即分开我的大腿,开始舔着我的下身。
  可以被女人这样舔来舔去吗?女同性恋的经验,今次还是第一次。不过,想到被她的丈夫刚刚这样舔过,那种刺激性真是难以形容。
  而且被他的丈夫舔过之后,下身更为敏感了吧,我立即变得非常兴奋。这位太太竟然伏在我的身上,完全是“69”式的姿势,因此她那个神秘部位正好对準我的眼前。我看到相当浓密的阴毛,淡红色的肉缝。而这个肉缝,刚才被我的情夫插入过了,令她得到很大的快感。
  我想到这些事情时,感到可恨又可爱,加上一下身被她舔得异常兴奋,我也情不自禁地将嘴唇贴向她的肉缝。
  接着又是四人混战一场,而我完全成了夫妻交换的俘虏。
  此后,又与各种对手有关交换经验。而且向换妻杂志投稿、刊登广告,打探各种愿意换妻的新的对手,寻求新的性爱刺激。
  如今我也结婚了,今年刚好二十七岁。与我的一本正经的丈夫生了一个小孩。老老实实地当个家庭主妇。
  不过,最近我似乎有点旧病复发,对那种换妻性爱行为有点心思思。我的过去从来没有对我先生隐满的,因为我先生是十分迁就我的,所以,他通过报纸上的小广告,带我来参加我们的聚会。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,赵太太,现在轮到你讲了。”
  赵太太站起来,她先把客厅的灯光调暗一点儿,然后坐到我怀里,讲起她的故事
  听过两位姐妹们多姿多彩的性生活,我也想与各位谐者分享我的性生活的经验,说实在的,我的经验到底是苦还是乐,是正或是邪,我自己也分不出来。我把经历说出来之后。大家给我一个意见吧!
  你们可能不知道,我叫王小燕,今年已是二十八岁,我有一个可以说是蛮幸福的家庭,有一个爱我爱到入骨的老公,和一对可爱的小儿女,丈夫虽然大我七岁,但他做起那样事来还是相当勇猛,他每星期都要与我性交三、四次,他十分喜爱我的阴户,就算他不与我性交时,每晚也要吻一吻我的阴户才要睡。在性交之前,更舐得我的阴户舒服得不得了,我的淫水如泉水般的涌出来,而他则一滴也不浪费,一滴一滴的吸入口中。
  可惜的是,他的阳具并下十分粗大,又不十分坚挺,有时弄得我到喉晤到肺,但总体而言,我也觉得不错,并没有甚么怨言,但前几年,他的情形就每次癒下,他常常要借助性幻想才可以令他的阳具坚硬,进入我的阴户,为了爱我的文夫,也为了享受性爱的乐趣,我也十分迁就他,从旁协助他,与他说些肉麻的事情,好令他的阳具坚挺,插入我的阴户。
  但使我难为情的事,是他时时幻想我和另外的男人性交,他才兴奋,他告诉我,每当他幻想我和另外的男人一起爱抚,他就开始兴奋,一想到我的手捉着那男人又长又粗的阳具把玩,带它进入我的迷人小洞,大力的抽插我的阴道时,他就兴奋得不得了。
  幻想并不到此为止,为了增加真实戚,他竟哀求我与别的男人玩性游戏给他观看。和陌生的男人一起玩三人游戏,我起初当然不肯,虽然我心中也心思思,也想尝试另外的一条阳具插入我阴户的感受,但始终也怕羞,另外也害怕遇上坏人,或不洁的男人,造成乐极生悲的结局。但经不起他再三的哀求,及保証他找一个完全没有性经验的小青年来和我作对手戏,我经不起他的纠缠终于答应了他。
  在一个周末的晚上,我们约好了去尖沙嘴东部酒店玩一晚,在酒店低座的餐厅里,他突然介绍了一个十六、七岁的小青年给我,说是他的朋友,準备一起租房到上面玩,我觉得十分奇怪,不知他搞甚么鬼,他才说是约好的性伴侣,我大力的扭了他的大臂一把,自己羞得满面通红,但细看那少年高高的身材和一脸纯品的样子,想着不久后不知如何与这小子玩时,阴户又不自主的湿了一大片。
  老公又悄悄的告诉我,说他是在一电子游戏中心遇到这个男孩子,大家閑谈之后,便交了个朋友。他们来往了一段时间后,我老公知他为人纯品,又没有性经验,閑谈中知道他对异性十分好奇,很渴望看看女子的阴户到底是甚么样子的,才提议让他和我试一试,让他开开眼界,也好满足我老公的欲望。
  到了我们所租的房间后,我先生不理那个小青年在场,就巴急不及待的拥抱着我,把手伸到我衣服里面抚模着我的乳房。那小伙子祗是很怕羞的坐在一旁。
  我老公除下了我的胸围,含着我的乳头,而他的手也没有閑着,他伸手入我的裙子内,轻轻的玩弄着我的阴户,一片黑麻麻的阴毛透过半透明的底裤,已是看得那小伙子眼突突的了。
  我偷偷的一看,见到他的下边己拱起了,我在含羞地扭动着身体时,我先生已脱下我的底裤,我的阴户和半开的阴唇随即清清楚楚的出现在那小伙子的眼前。
  跟着,我先生跪在地上,扒开我的大腿,用嘴舐着我的阴户,令我兴奋得阴道里淫水直流,他舐一会儿,就叫那小伙子过来,仔细看清楚我的阴户,那小伙子手震震的摸着我的阴户,他轻轻的,抚摸得爱不释手。
  忽然,他跪在地上说“阿姨,可不可以给我吻一下你的美丽的阴户呢?”
  我还没有答他,我先生已抢着说“可以的,随便吧!”
  他一听到,便急不及待的,一口就吻着我的阴户,由于我是第一次给先生以外的男人吻我的下体,很不好意思,但欲火急升,手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他的下体轻轻的摸捏着,而我先生就在这时把自己脱得全裸,然后他又替我除下身上所有的衣服。
  这时,我们俩人已是亦裸裸的了,我先生把他的阳具放在我的口中,叫我含着,由于他已经十分兴奋了,所以叫那小伙子先起身去脱衣服,而他则急不及待的把他的阳具放入我的阴户内,大力的抽插着我。
  不过,当我还没有来高潮的时候,他就射精了,弄得我到喉不到肺,而心中的欲火则更加狂烧着。那小伙子已经脱下裤子,见到他那条又长、又粗、又坚硬的阳具。我也顾不得害羞了,向着他指一指我的下体,他马上震腾腾的爬上我的身上,盲头鸟蝇般的乱撞,却不得其门而入。
  我唯有拿着他的阳具,对準我的肉洞口,一下子就塞进去。他一进入,就情不自禁大力拥抱着我,尽量挺入,像是要插穿我的子宫般的,但可惜的很,由于这是他的第一次,祗是出入了两三下,就射出来了,射得我子宫一阵麻痺,一般暖洋洋的精液,充满了我的阴户。
  但我还是没有来高潮,未到欲仙欲死的景地。情急之下,我一反身,拿着他的阳具放入自己口中,用唇舌上、下、左、右的舐啜。
  由于他年轻力壮,不到五分钟,他又坚挺了,这次我叫他不用紧张,慢慢的弄我,在我和我先生的指导下,他第二次足足抽插了我半个钟头,弄得我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出现,我已经不顾我老公就在身边,我紧紧搂住他,把我的阴户朝他迎凑,直到他又一次在我阴道里喷射。
  我老公见到这种他最想看的场面,他的阳具空前地膨涨,他紧接着又把他粗硬的大阳具插入我阴道里狂抽猛插。我没见过我的老公这么勇猛,他简直把我推到至高无上的颠峰。
  那一夜,我们三人足足玩了六次,我先生两次,那两小伙子四次在我的阴道射精,弄得我的阴户全都是他俩的精液。我在丈夫的鼓励及安排下第一次尝试第二个男人的阳具,事后有点儿后悔,觉得不该这么做,像个淫妇般的。
  但那种刺激,又令我心思思的,但无论如何,我都好感激我的先生,这般的爱我,令我享受到其他一些女人一生也不能尝试到的刺激性生活。
  杨太太说到这里,阴道剧烈地抽搐着,我也为她的故事特别感动,在刚才倾听三个女人讲述她们同丈夫以外的男人的艳史,我的阴茎一直插在她们温软的肉洞之中,这时我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景地。于是,我紧紧搂着杨太太,扭腰摆臀地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阴道里狂抽猛插,杨太太也配合着我,她筛动着臀部,又收缩阴肌夹紧我入侵的肉棒,在她发出如痴如醉的呻叫时,我也在她阴道里射精了。
  我趁阳具还没有软下来,堵住杨太太的肉洞,不让精液倒流出来,匆匆把她抱到另一张沙发放下来。然后迅速跑到邓太太跟前,我要她举起双脚,让我的肉棒插入玉洞,因为据我之前和她交媾的经验,邓太太的阴道简直有“起死回生”的功能,我已经不祗一次地试过在她阴道中射精而“金枪不倒”,继而两度春风。
  果然,我又可以在她的阴道里继续抽送而不软化。邓太太的确身怀“名器”,当我满足了她之后,己经是今晚第二次射精,但我的肉棒依然粗硬,然而我也不便在她的肉体久留,因为还要滋润一下李太太玉梅。
  当我在李太太的肉体内射精之后,已经颇累了,但我仍记挂着我太太阿娇。我走到大房门口一望,原来里面的热闹情形已经静寂下来了。三位男士歪来倒去地躺着歇气。而我太太的阴户、屁眼和嘴角都涂满他们的精液,祗不过脸上流露着满足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