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年的夏天,我从汕头到深圳,借的是朋友的奔驰车。刚进高速路的收费站口,就被两个男警察给拦住
了。我也没违章啊?正在纳闷呢,按下车窗。其中一个警察笑容可掬的冲我说:「先生,方便帮忙带个人么?」噢,
想搭顺风车。我问:「去哪儿?」「深圳」。我爽快地说:「上车吧。」心想:反正一个人,要开4个小时,正好
有个伴儿。警察忙说谢谢,一扬手,从装有空调的收费亭里走出一位女警察。啊,美女!真漂亮。160以上的个
头,苗条的身材,鹅蛋脸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白皙的皮肤。虽然是闷热的炎夏,她却穿得整齐的警服。她很大
方的座在副驾驶的位置,冲我嫣然一笑:「谢谢你。」「不客气」。在招呼声中,我驶上了通往深圳的高速公路。
通过聊天,我才知道她是公安大学刚毕业一年,在深圳实习。那两个男警察是她的同学,她是过来参加同学的婚礼
的。她男朋友的父亲是省厅的一个领导,也正是有这种关系,她才能到深圳。
  一路上开始下雨,越来越大。因为不熟悉,话也越来越少。过了汕尾,开始堵车,可能是前面发生了意外事故。
车行得很慢。她百无聊耐中拿出一个sony笔记本,我瞥了一眼,带无限网卡。她冲我一笑:「无聊,我上网看
看。」她笑得很妩媚动人,配着一身警服,不由得使人浮想联翩。我仍然慢慢地跟着前面的车。她则聚精会神的看
电脑,还不停的打字。「有激素的,我不喝。」她嘟着小嘴。「不好意思,我只带了这种饮料。不过,少喝点,有
益身心的。」我邪邪的笑。聊着聊着,我们就聊到了男女的话题。她对诸多的激情故事好象挺羡慕,可又被传统的
观念所束缚着。我问她: 「如果机缘巧合,你会尝试么?」她好像一下就脸红了,我看不清楚,不过能感觉到。
「不会的,嗯,不过也看是什么人。起码要有感觉。那你呢?」我一下没反应过来:「我?我神往已久。不过就是
没遇到。这种事可遇不可求啊。」她拖长了语调:「你,不会吧?像你这样英俊潇洒,又有钱的男人竟然会守身如
玉?我才不信呢。」我笑了:「哪里,我也早不是金玉之身。只是见多了风月场中的事。宁尝好桃一口,不吃烂杏
一筐啊。」她叹了一口气:「你说的也是」……不知不觉,前面已经开始畅顺了。刚想提速,才发觉此时已是暴雨
倾盆。雨刷根本不起作用,路面积水很深,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路。她有点紧张:「我们找个地方停一下吧,我刚才
看到指示牌,前面好像有一个休息站」。我也不敢再开了,在不远处下了休息站。把车停在一处水少的地方。想下
去,可雨实在是大。周围车不多。安下心来,我们静静的座着。她在打手机给男友,说回去可能很晚了之类的。过
了一会儿,她说有点饿。我翻了个遍,也没找到耐以充饥的东西。于是将车开到商店旁边,我冲了下去,将我认为
女孩子喜欢吃的都买了一样,一大包。虽然距离很近,当冲回车上时。我的上身湿透,皮鞋里全是水。
  她忙手忙脚地拿出纸巾帮我擦脸上的,身上的水。「衣服湿透了,别穿了,脱下来吧」。她边说边不好意思:
「都是我不好,害你成了落汤鸡」。我安慰她: 「咱俩都是天涯常客,相逢何必客气。我也饿了」。我脱了皮鞋
和袜子,光着脚将车开到一关着大门的修理铺高地上。外面下着大雨,我光着膀子和她在悠扬的音乐声中开始了晚
餐。
  雨仍下得很大。我们俩的距离好像小了很多。她的话也多了起来,和我讲她小时候的事,讲她在警校的事…我
看着她,久久地看着她。一种冲动渐渐浮起。我忍不住想拥抱她,吻她那可人的樱桃小口。我的心怦怦乱跳,我自
己都能听见。我找了个借口:「看你手无缚鸡之力,能当警察?在警校练得怎样?来,咱俩扳扳手腕」。她很大方
的伸出右手放在中间的扶手上,我轻轻地握着她的玉手。细皮嫩肉,手指纤长。她当然不是我的对手。扳完了,她
抽回了右手。我顺势握住了她的左手,她的手一怔,没有抽回去。我不失时机地在她的手心和手背上轻轻的用指甲
划过。她低着头,不说话。手心里都是汗。
  「你手里都是汗」我说。「别人碰我,我紧张」她轻轻地说。看着她娇羞无比的样子,我再也恩耐不住,一把
将她搂了过来,同时吻在她的樱口上。她紧闭着嘴,挣扎着:「别,别这样,这样不好」。我紧紧地搂着她,将她
的座椅慢慢放倒。整个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上。我不停的吻她的耳垂,吻她的颈。她用两只手用力的推我。我将她的
两只手摁在身后,紧紧地搂着。我喘着粗气,顺着她的脸庞再一次吻到她的口,这一次他不再紧闭。而是半张,哈
出阵阵香气。我柔柔的将舌尖伸向她软软的唇,轻轻的在她的上下唇之间来回的扫动,在她的齿上划过。她不再挣
扎,两只手不知何时已搭在我的肩上。她的舌开始主动伸进我的口中,我突然张大口,整个含住她的香口。将舌头
来回地在她的口中抽插、搅动。她的娇小的身躯在我的伸下来会的扭动。我不失时机地解开她警服上衣的扣子。突
然,她抓住我的手,不让我解。我也没有强来,就用左手隔着警服揉她的胸。她的胸不很大,我一只手刚好握住。
我慢慢地揉、搓。下边用右腿分开她的两腿,用大腿根部顶着她的中间,上下的摩擦。就这样,我上面吻着,中间
揉着,下面摩着。渐渐的她开始轻声地哼着,并不断抬高臀部,竭力扎着我的腿。
  我再一次解她警服的纽扣,这一次她没有阻拦。很顺利解开了扣子,我俯在她的耳边:「脱掉它」。可能是警
服胸前有硬物,顶得我俩都不舒服,她迟疑了一下,还是脱了。我趁机脱了她的胸罩。黑暗中,她整个胸暴露在我
的眼前,挺拔的像座小雪山一样白,乳头像一个山峰骄傲的屹立着。我扑下去,忘情的吻着此刻属于我的两座小山。
她呻吟的声音更大了,将我的头死死的抱在怀里。她原本扎着的长发也已散开。我含着她的乳房,大口大口的吸进,
然后再吐出。她也不停得抬起头,吻我的肩。我顺着她的胸,吻她的腹部,软绵绵地。她的皮肤如丝绸柔滑。我吻
着她的肚脐,她抱着我的头,大声地喘着气,胸口剧烈的起伏。我将旁边的红牛倒在她的肚脐,小口小口的啜吸,
我能感觉她的浑身在颤抖。
  我腾出右手解她的皮带,她紧抓着不放,一边小声哀求:「你绕了我吧,你绕了我吧」。此时此刻,就像进军
的号令。我哪里肯住手。终于拗不过我,她松开了手。我揭开了她的皮带,连内裤一起褪去,她主动抬起臀部配合
我。这一刻,她整个人裸露在我的面前。我瞬间除去内外裤。那一刻,我们两人紧紧的互相抱在一起。她激动地对
我说:「冤家,这次你把我害惨了」。我将手伸向她的蜜穴,下面已是水泽汪洋。我一边柔情的亲吻着她,一边用
中指轻轻的来回摩擦她的阴蒂。小东西盈盈的挺着。随着我节奏的加快,她的叫声也不断加大,突然,她身体反弓,
浑身僵直,大声的「啊,啊啊,啊啊啊啊……」整个皮座椅上全是她的水。她高潮了。一下子,她瘫了下去。她闭
着双眼,一动不动。我抬起她的双腿,将暴怒已久的DD顶在她的下面。试了几次,不得其门而入。她喃喃地说:
「我不行了,你别搞我了」。虽然是这么说,她还是扶着DD进入了她的蜜穴。虽然经过刚刚高潮,可是里面仍然
很紧。四周紧紧地,暖暖的包围着我。那一刻,我仿佛在云端。我没有马上抽动。我趴在她的身上,怕压的她不舒
服,我用肘部尽量支撑着身体的重量。她再一次双手环抱着我,一只脚顶在窗户上,一只脚踩在波杆上。我深吸了
一口气,将DD尽根插入她的蜜穴,一动不动。然后利用肌肉将DD在蜜穴里轻轻的跳动。每跳动一下,她就叫一
声。后来,她也慢慢收缩YD的肌肉。我们就这样互相配合。尽情的享受着彼此的欢愉和真心的付出,至少在此刻
是这样。
  她咬着我的耳朵:「我喜欢你这样对我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」我说:「宝贝,激动得还在后边呢」。说完,
我将DD拔除少许,在她的YD口轻轻的上下左右前后摩擦。几十下之后,她的呼吸又急促起来:「我要,我要,
我要你」。我故意逗她:「你要什么?我的宝贝」。开始她还不说,我就继续在她的门前冲撞。 「说,宝贝,你
想要什么?」她这时早已是意乱情迷:「我要你进来」。「进来干什么?」「啊,啊啊」她奋力的张开两腿,「我
要你插我」。我再也忍不住,奋不顾身的一冲到底。她「啊」的一声大叫,我快速的抽动着,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快,
就在我快要达到巅峰的时候。我感觉到她的YD肌肉紧缩「我不行了,我不行了」 她狂叫着,雨打在车上的声音
混着她幸福享受的呐喊仿佛是一首激情交响乐。那一刻,我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,划出最后一桨,终于冲上了浪
颠。
【完】